同样的,他也是在调侃自己:我这一生的功业啊

简介: 同样的,他也是在调侃自己:我这一生的功业啊,就是在谪。

一个人走在回家路上,冷风刮过来,才想起曾经相爱的人早已不在身边。

工作上遇到了不顺心的事情,无法与人倾诉,只能自己默默消化。

偶尔停电的夜晚,静在黑暗中,静谧又孤独,感受时间流逝。

遭遇了人生变故,才明白有些至暗时刻只能自己度过。

每个人的一生中,都会有这样的“泄气”时刻。

我想,我们的老朋友苏轼这首绝笔诗,或许可以给你。

问汝平生功业,黄州惠州儋州。

这是苏轼人生中最后一首诗,写下这首诗两个月后,他便离世了。

那是北宋徽宗建中靖国元年(1101年),被流放至海南儋州的苏轼终于获赦,北上途经润州(今江苏镇江),顺道在金山寺中游览。

他走进寺内,却看到十年前好友李公麟为自己画的画像竟然还在。

苏轼看着画中的自己,画中人也同样看向他。

于是他提笔,写下了此生最后一首诗。

这首诗,是苏轼对自己一生的注解,千帆过尽,最懂他的,终究还是他自己。

如同他曾在《沁园春·孤馆灯青》中所写:当时共客长安,似二陆初来俱少年。

当年的考官欧阳修在看到苏轼的文章后,都曾感慨:老夫当让他一头也。

张爱玲曾说:出名要趁早,苏轼就是一个典型案例。

所以一起笔,他便说自己:心似已灰之木,身如不系之舟。

他说啊,我的心如同木头被烧成了灰一般,再无波澜,我的身体却像失去绳索的扁舟,漂泊无依,随波逐浪。

这里前半句是引用了庄子的《齐物论》:形固可以如槁木,而心固可使如死灰乎?

庄子说:一个人随着年华老去,他的形体可以像枯槁之木一般,但他的心真的能像死灰一样吗?

但细细一品,却又能从中瞥见苏轼的人生智慧。

他的人生走到此刻,就像张孝祥词中所写一般:世路如今已惯,此心到处悠然。

此时他的心情,早已平静如水,那不是绝望的沉默,而是大彻大悟后的“放下”。

但是他的身子,他这个人,却从来没有安稳过。

所以他说自己如同无岸的小舟,飘摇不定。

这里便形成了一个极大的反差:我的心情是非常平静的,但我的人却始终漂泊。

但是,他真正想说的却是:不管我如今再怎样动荡,都无法改变我内心的平静。

只要心中安乐澄明,无论身处怎样的环境,都不会被影响。

接着苏轼又写道:问汝平生功业,黄州惠州儋州。

苏轼啊,你这一生的功业都在什么地方呢?

他回答说,那自然都在黄州惠州与儋州了。

这是因为,这是他人生最重要的三个节点。

在黄州那段时间,苏轼的人生态度实现了一次巨大的升华,变得越来越豁达,清明,大度。

他很多非常有名的作品,例如《念奴娇·赤壁怀古》,前后两篇《赤壁赋》,都作于那个时期。

人到中年,渐渐不再执着于俗世中的人与事,沉淀下来,才真正看清人生的真谛。

也许是因为他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一个人就死在惠州,那便是他的爱妾王朝云。

经历了生离死别,他将人生看得更加通透。

而儋州,则是他人生的生死劫。

如果说,在之前的经历中,他超越了功名,超越了富贵,到了儋州,他才真正超越了生死。

在儋州的日子里,他已是风烛残年的老人。

同样的,他也是在调侃自己:我这一生的功业啊,就是在谪。

苏轼一生,为后世留下了太多佳作,其中大部分都是词。

但他人生的绝唱,却是一首只有24字的小诗,用最朴实的语言,书写最壮阔的一生。

一帆风顺的人生,既不可能,也不可贵。

在任何命运的灾难面前,你可以变得更加豁达,也可能变得更加消沉。

如果你的人生中出现了至暗时刻,不妨读一读苏轼,告诉自己:无风无浪的人生,是不值得过的。


以上是文章"

同样的,他也是在调侃自己:我这一生的功业啊

"的内容,欢迎阅读波特居家网的其它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