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门重教,苏轼也秉承家法

简介: 苏门重教,苏轼也秉承家法,身体力行,在一次与王巩的书信中提起著书、督子、养生,为“三大事”。

这自然与他本人天性中有着怡然自处的成分有莫大的关系,所幸生活也待他不薄——母慈父教、兄弟忠诚、妻妾相知、友朋支持,或是推举于发迹,或是坚定于危难,受尽“团宠”。

苏门重教,苏轼也秉承家法,身体力行,在一次与王巩的书信中提起著书、督子、养生,为“三大事”。

苏轼生有四子,苏迈、苏迨、苏过、苏遁,除四子遁儿未满周岁早夭,三子与父亲的联结都甚为紧密,使得贬谪路多艰,倒也并不孤独。

以行难为师,苏轼谆谆教子,也大受反哺之义,怎么看都满心欢喜,一度“誉儿成癖”。

“三苏”行舟出蜀,落户京师的同一年,苏轼和原配王弗的第一个儿子随着家族新生活的开始降生了。

熙宁十年(1077),苏轼为19岁的苏迈说得了与殿中侍御史吕陶之女的婚事,一年后生下了长孙苏箪。

可怜苏轼,初享儿孙膝下承欢,旋即因“乌台诗案”入狱。

似乎一线希望也彻底破灭了,一时间思绪翻涌,百感交集,甚至写下了两首 “绝命诗”托转给弟弟苏辙。

戏剧的是,诗作转到皇帝跟前,反而成了“救命诗”,神宗念其才,加速从轻了结。

一天夜晚,苏轼起了雅兴,要和苏迈联句。

借着清风入户,明月当空,苏轼脱口吟道:“清风来无边,明月翳复吐。

”苏迈应:“松声满虚室,竹影侵半户。

”苏轼满意接上:“暗枝有惊鹊,坏壁鸣饥鼠。

”苏迈紧跟:“露叶耿高梧,风萤落空庑。

”苏轼一句:“微凉感团扇,古意歌白纻。

”表出些许落寞失意的情愫,苏迈心领神会,以“乐哉今夕游,获此陪杖屦”的天伦之乐宽慰父亲。

一唱一和,苏轼对儿子能有这样的临场发挥很是满意,作诗赞:“传家诗律细,已自过宗武。

”鼓励式教育在苏家不是什么新鲜事,杜甫曾自豪讲:“诗是吾家事”,苏轼当然也不甘示弱,便将这首父子合作完成的诗歌记录下来,题为 《夜坐与迈联句》,并将苏迈与杜甫之子宗武相比超越,惜子之情油然外露。


以上是文章"

苏门重教,苏轼也秉承家法

"的内容,欢迎阅读波特居家网的其它文章